“男無閨蜜 女無漢子”

網絡時代,熱詞泛濫。最近傳播甚廣的一個叫“男閨蜜”,意指女性無話不談的男性朋友。運用者自稱或他稱,年長或年幼,未婚或已婚,言必沾沾自喜。
然而,此稱謂既師出無名,意蘊暧昧,又秩序紊亂,援人以柄,不忍目視和卒讀。“男閨蜜”者,前身爲幾年前興起的網絡語“閨蜜”,溯源則及于解放前常用語“閨房”。詞典釋“閨房”爲:“舊時稱女子居住的內室”,即女性仰臥起坐和梳洗裝扮所在,因事涉隱私,故非至親至近人員不得進入。“閨蜜”據此引申,指女性朋友中最親密者。比如談話,內容可公可私,推心而置腹;姿勢可坐可臥,抵足而並股。此等情景和畫面,人無論大小,時不分遠近,凡屬男性都在禁止之列;即使兩家通好、兩小無猜,亦不被允許。因此“閨蜜”專指女性,與生喉結、長胡須的爺們無關。一些女性尤其已婚者,張口閉口談論“男閨蜜”,惹得男友、配偶及公公、婆婆大光其火,原因就在于它不只表述有誤,還意味著說者交往著一個可隨時陪床的異性朋友。這擱哪家都不能容忍。“男閨蜜”,說白了就是婚外性伴侶。
當然,似這般亂用、誤用的新詞爲數不少。比如“女漢子”,指女性中性格、做派酷肖男人者,其惡其劣、其鄙其俗雖不及“男閨蜜”,一樣難以聽聞。“漢子”專指男性,與女子無涉。以女性限定,類似三歲孩童認知,矛盾又可笑。形容男人近于女性者,有一新造詞彙叫“僞娘”,不如再次轉化稱作“僞哥”,意趣低劣,至少不連累創造者和使用者智商。比如“屌絲”,許多時候和地方都不是可以挂在嘴上的詞彙,而是被視爲肮髒不堪的“穢物”。公共場合使用,不僅會被列爲素質低下一族,還會被認爲有冒犯女性嫌疑,是以衆人皆知而慎用。雅好者辯稱,詞彙意義、情感因時變化,不必泥古不化。筆者見解是:以該詞描述令尊令堂,看打爆你的頭不!不能用在爹媽身上的詞彙,千萬勿用來稱他人,也別作賤自己。
余如“有木有”“神馬”等都大同小異,其非其弱其俗其鄙可一一解剖和指斥。既然如此,爲什麽還廣泛流傳,男女老幼鹹以運用爲榮呢?個中問題可察,當究。
其一,反智化趨勢明顯。中國文字浩如煙海,語言博大精深,敘事狀物,足敷應用。但多數網絡語言都背道而馳,要麽只在平面上滑著走,不入其裏,要麽罔顧意義、常識、邏輯、情感,進行簡單變化和配置,文字如小兒遊戲,語言幼稚可笑。表面看,這是不成熟的表現,聯系到知識和智慧在社會中的無力和少用,其實是反智主義作祟。
其二,鄙俗化大行其道。美好、優雅、崇高、公平、正義,諸如此類的美德,並非古人和強者專利,也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。網絡語言許多時候都不然。爲了突出和擡高自己而惡俗化他人和自己尚在其次,沒有是非、美醜、善惡概念才最致命。鄙俗的流行,反映了家庭、學校、社會教育的大失敗,也折射出一個大國的形象正在矮化。
其三,動物性由弱變強。對文學、藝術、經濟、社會等諸多方面不關注,不熱愛,每天只念叨吃喝玩樂、衣著打扮,公開表達自己的物質欲望,甚至不加掩飾地傳達個人的情欲強度,說明人的社會性在逐漸減弱,動物性漸趨增強。滿足人的欲望沒錯,但欲望縮減至物欲和情欲就不勝其悲了。
轉載自山西日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