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育王寺佛陀舍利塔的前世今生

公元前四百八十六年,釋迦牟尼佛滅度,爲度有緣衆生,留下舍利子作衆生福田。

 

公元前二百七十一年,阿育王統一印度。阿育王被稱爲護法明王,因爲他對佛教有三大貢獻:一、舉行了佛教史上第三次規模宏大的經典結集;二、派僧侶將佛法向全世界傳播;三、取釋迦牟尼佛舍利子,造八萬四千寶塔以藏之,令羽飛鬼布于八吉祥六殊勝之地,造福四天下衆生。我國共布有十九座舍利塔。

 

西晉太康三年(二八二),有僧慧達,蒙人指點,遍求舍利。行至會稽鄮山烏石岙(今古育王湧見崖),忽聞地下鍾聲,心有所感,竭誠禮拜三日,終于感得舍利塔從地湧出。寶塔青色,似石非石,高一尺四寸,廣七寸,露盤五重,窗開四棂,舍利中懸,金鍾覆之,佛光閃耀,璀璨輝煌。慧達就地結廬供奉。

阿育王古寺後山湧見崖即舍利塔湧現之處

 

東晉義熙元年(四零五),晉安帝爲保護舍利塔,于今寶幢處建造塔亭,並度十四名僧人守護。

 

南北朝宋元嘉十二年(四二五),宋文帝建三級木浮屠安奉舍利塔,又相繼派道佑、昙摩密多增創祠宇。

 

梁普通三年(五二二),梁武帝命建殿堂房屋以奉舍利。爲紀阿育王廣布舍利功德,特賜寺名“阿育王寺”。大同五年(五三九),梁武帝改浮屠爲五層,爲表以身侍佛之意,命人繪帝及昭明太子像,藏于塔內,並賜黃金五百兩,造銅佛四百軀,寫經論五百卷,鑄四鐵鼎以鎮四角,派三千兵士日夜護衛。

 

陳宣帝(五六九——五八二),再度十四名僧人前來守塔。

 

唐太宗時,舍利塔常現祥瑞之象,道宣律師撰《集神州三寶感通錄》時,將西晉會稽鄮縣塔列爲“神州第一塔”。

 

唐中宗(七零五——七一零),遣使賜金,又下诏加護舍利。

 

唐武宗(八四一——八四六),滅佛,舍利塔歸置越州官庫(今浙江紹興)。

 

唐宣宗(八四七),重興佛教。越州開元寺見舍利塔是佛家至寶,便從官庫請出,欲長期供養。時阿育王寺僧衆據理力爭,觀察判官蒯希逸秉公判還,明州太守五龜親赴越州迎寶塔回鄮。大中庚午(八五零),爲慶祝寶塔歸來,阿育王寺舉行了八千人的傳塔盛會。一時天花紛紛,散落如雪。夜間寶塔放五色光明,澈映天地。當時有新羅僧人見而異之,遂起盜心,夜入塔亭,捧塔逃離。疾行一宿,以爲去寺已遠,天漸亮時,才發現未嘗離亭一步。于是抱塔痛哭,慚愧忏悔,誓死終身護塔。

 

唐懿宗鹹通中(八六一――八七四),再度二十一名僧人前來護塔。

 

後梁末帝貞明二年(九一六),武肅王錢镠遣弟錢铧迎塔供養。第二年正月送回,晚上到西陵時,舍利塔突放祥光,一時江中如晝。錢武肅王命改浮屠爲九層,第三層置七寶龛,用以珍藏舍利塔。

 

後周世宗顯德五年(九五八),阿育王寺遭火災,忠懿王錢俶迎請舍利塔至武林龍華寺,並新造九層浮屠供養。

 

宋太宗(九七七)時,命通慧大師贊甯奉請舍利塔入皇宮供養。

 

南宋高宗(一一二七――一一四九),以寺爲舍利所宅,親灑宸翰,賜名曰:“佛頂光明之塔”。

 

孝宗淳熙元年(一一七四)四月,魏王恺瞻禮舍利,毫光發現,青紅交絢,變幻不一,遂用黃金爲塔而藏寶塔于其中。同年十一月,孝宗遣內侍省西頭供奉官李祐文取塔入內(臨安),舍利現于塔頂,如月輪,又現兩角如水晶珠,若此者三。孝宗大悅,禦書“妙勝之殿”四字,揭于塔所。

 

南宋末年,寺院爲火所毀,寶塔附安別院(古育王)。

 

元朝至元十三年月(一二七六)三月,元世祖迎請舍利塔,並于禁庭、太廟、青宮及諸官署建十六壇場,命僧尼十萬,用香燈花幡奉之,備極尊崇。世祖親臨觀瞻之夜,有瑞光從壇發現,燭貫寺塔相輪之表。又自相輪分金色光,東射禁中,晃耀奪目。世祖大悅,命高僧護塔南還,更賜名香金缯,诏江浙省臣郡長吏,增治舍利殿宇。

 

明萬曆二年(一五七四),南京刑部尚書陸光祖來阿育王寺禮拜舍利,見寺廟破敗,舍利塔竟委藏于僧人寮房內,嗟歎不已。于是捐資重建舍利殿,樹石浮屠二丈五尺于殿中,飾以黃金,藏舍利塔于其中。

 

清康熙元年(一六六二),阿育王寺又毀于大火。康熙十九年重修舍利殿。

 

一九二零年,重修舍利殿。

 

一九二一年,住持宗亮重建古育王,修葺瑞應亭、開山祖師骨塔等。

 

一九四九年五月,國民黨空軍時來轟炸阿育王寺(寺內住有解放軍)。源巃方丈對舍利之安危,極其關心,認爲和尚可死,舍利不可遭殃。于是說明舍利殿主宗釋,促其轉移保護。時宗釋病危,不能起身操作。但爲保護舍利之事,不顧一切,深更半夜,囑寺僧化通負其病身至舍利殿,穿上海青,焚香項禮畢,又囑化通負至後山,將舍利寶塔親自藏于石穴中。事畢,天尚未明。翌日源巃方丈認爲荒山石穴,上無覆蓋,下無座龛,非安妥之地,乃又遣釋遠久,請舍利塔至天童之古松堂。時局平定後,才將舍利塔請回育王。

 

一九六六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,佛寺是橫掃對象,寺僧于六月八日將舍利塔藏入糧倉安全處。

 

一九七零年,“革命委員會”將全部僧人下放。寺僧認爲舍利是國家之寶,無一僧供護,必至滅沒。于是送至鄞縣財政局,交政府保管。後轉移到鄞縣文物保管委員會。

 

一九七八年,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落實了宗教政策,僧人陸續回寺。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五始將寺院還給僧衆。隨後,舍利殿及殿中的石塔修複。寺僧要求請回舍利塔。

 

一九八一年四月八日(佛誕日),方丈通一前去迎歸寶塔。是日,全寺僧衆,恭迎于山門之外,焚香頂禮,悲啼喜泣,久不能息。

 

阿育王布塔東震旦土共十九座,其余塔時隱時現,唯鄮山舍利塔自西晉湧出以來,一直保存至今,雖曆經坎坷,但從未隱沒。

 

二零零八年,方丈界源大規模重建古育王,二零一一年竣工。

 

二零一七年,爲廣利衆生,擬在古育王湧見崖下,新建雄偉寶塔以作紀念。四月二十二日,奠基。



文 / 善禦 彙編